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介绍 > 支付业反洗钱罚单频出 随行付5个月内被罚3次

支付业反洗钱罚单频出 随行付5个月内被罚3次

作者:三生助孕时间:2019-05-27 01:20:40热度:96214
支付业反洗钱罚单频出随行付5个月内被罚3次■本报记者李冰自2019年以来,央行对因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条例的第三方支付罚没金额力度开始加大。5月24日,中国人民银

  支付业反洗钱罚单频出随行付5个月内被罚3次

  ■本报记者 李 冰

  自2019年以来,央行对因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条例的第三方支付罚没金额力度开始加大。

  5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公布的处罚信息显示,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存在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的行为,被处罚128万元;早在5月15日,汇潮支付也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相关规定收到央行罚单,共罚没金额达630万元。

  从罚单金额可以看出,央行对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相关规定的行为处罚力度正在不断提高。

  “反洗钱确实是央行关注的重点,也处罚了一些机构。未来,支付机构的合规意识有待提高,有些支付机构并没有完全按照央行要求履行反洗钱义务,而是重盈利而轻合规。”陈小辉表示。

  今年以来

  汇潮支付吃最高罚单

  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因违法反洗钱等相关规定,已有2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共收到4张罚单,分别是随行付和汇潮支付。其中随行付因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已经被处罚3次。

  具体来看,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行政处罚信息公示,随行付重庆分公司因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的行为,被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处以罚款170万元,并对相关责任人员共处以罚款4万元。

  3月6日,随行付再次因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被罚。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行政处罚信息公示显示,随行付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等相关规定,合计被罚590万元,两名相关责任人被罚31万元,共罚没621万元。

  时隔两个月后,5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公布的处罚信息显示,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存在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第三十二条,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对其处以罚款128万元,同时责令该公司给予相关责任人员纪律处分,并对相关责任人员共处以罚款12万元,合计共罚没140万元。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自2019年初至今,随行付及其分公司和相关负责人员共罚没金额达935万元,2019年还未过半已罚没近千万元。

  而在稍早之前,5月15日,汇潮支付也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等相关规定,被合计罚款630万元。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处罚信息公示显示,其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

  记者注意到,汇潮支付被罚630万元,是今年以来支付业因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收到的最高罚单。

  “对于支付机构而言,这个罚单金额不低。”零壹财经执行院长陈小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据中国支付网提供给《证券日报》记者的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央行对支付机构开出罚单39张,累计罚没总额超过3575万元。而去年一季度第三方支付领域仅为是15张,罚没总金额约为341万元。从罚单数量看,今年一季度罚单数量比去年已经翻了逾一倍。

  反洗钱依然是

  监管重点关注领域

  “反洗钱一直是监管的重点,近几年开始更加严格和细致。”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称。

  近几年,支付机构因反洗钱不力被罚已屡见不鲜,百万罚单也不在少数。

  陈小辉认为,“未来,反洗钱会是一个重点。原因在于,第一,支付机构反洗钱意识有待提高。第二,金融科技给反洗钱提出了新的挑战,尤其是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匿名性。”

  而自2018年—2019年监管政策的密集出台更让支付机构感到“风雨欲来”。

  据苏宁金融研究院统计显示,2018年10月份由一行两会联合发布《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试行)》;2019年2月21日,银保监会发布2019年的第1号令《银行业金融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2019年4月18日,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公布了《中国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互评估报告》等等。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讲道,下半年的监管重点会是反洗钱。洗钱过程必然涉及资金的转移和支付,支付机构是资金支付清算的通道,处在反洗钱的一线,自然成为监管重点。同时,监管的罚单趋势也表明,反洗钱监管将成为更加常态化的监管措施。”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数据共享也是反洗钱中的一大难点。

  陈小辉认为,“目前我国的反洗钱工作在全球处于相对领先地位,尤其是制度建设方面。但也存在监管资源不足,覆盖面有待进一步提高,前金融科技时代的制度有待升级,监管科技有待引入等问题。”(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