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合作 > 收入缩水 银行理财在线配资进入“转型期”

收入缩水 银行理财在线配资进入“转型期”

作者:三生助孕时间:2019-04-24 07:43:40热度:99086
收入缩水银行理财进入“转型期”从去年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多部门联合发布“资管新规”至今,已将近一年。另一监管文件“理财新规”的发布也已有半

  收入缩水 银行理财进入“转型期”

  从去年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多部门联合发布“资管新规”至今,已将近一年。另一监管文件“理财新规”的发布也已有半年时间。在此期间,银行理财市场经历了一场巨变。而近日披露的上市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银行理财业务收入普遍下滑,部分银行理财收入降幅超过50%。与此同时,关于银行理财业务转型、资产配置结构调整,正在被稳步推进。

  A 上市银行理财收入普遍下降

  近日,多家上市银行已陆续披露2018年年度业绩报告。从已披露的年报看,理财规模和理财业务收入下降,成为上市银行在过去一年的共同特征,尤其是保本理财规模出现一定程度的收缩、理财业务逐渐回归本源。

  年报显示,在国有银行中,工行2018年实现理财业务收入421.78亿元(含个人理财及私人银行275.96亿元,对公理财145.82亿元),同比下降18.62%;建行在2018年的理财产品业务收入为111.13亿元,较2017年下降44.55%,该行表示,主要是受到“资管新规”实施和理财产品市场发行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邮储银行公布的年报同样显示,2018年全年实现的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为45.89亿元,同比下降5.11%。另外,尽管农行、中行、交行并未在2018年年报中直接披露理财收入相关数据,但包含理财业务的手续费收入同样在过去一年中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年报显示,2018年,农行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8.1%,中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1.67%,两家银行均在年报中表示,原因主要是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和代理保险业务收入减少。此外,交行管理类手续费收入为125.24亿元,同比减少24.24亿元,降幅为16.22%,按照公告,手续费的下降主要是由于该行理财产品收入减少。

  而相比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的理财收入降幅似乎更加明显。年报显示,2018年,平安银行理财收入降幅较大,该行理财手续费收入由2017年的34.11亿元降至2018年的13.65亿元,降幅为60%;光大银行2018年理财服务手续费仅为8.76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为34亿元,降幅高达74.24%;中信银行同样表示,受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影响,该行2018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451.48亿元,比2017年减少17.10亿元,下降3.65%。此外,招行、浦发银行的理财收入相比于2017年分别下滑37.5%和56.4%。对于理财收入的下降,招商银行在其2018年业绩报告中分析认为,“资管新规”正式实施,银行资管业务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内将有序压降不合规理财产品规模,停止不合规资产投放,同时客户对净值型产品的接受程度也需要一定时间培育,这将在短期内对各家银行资管业务的转型发展和收入增长带来很大挑战。

  对于上市银行理财收入普遍下降的现象,广发证券相关人士表示,上市银行理财收入下降,有着多方面原因,由于社会融资需求下降,高收益资产争夺激烈,外加非保本理财资金债券配置占比较高,理财收益率持续走低。此外,资管产品增值税政策也于去年1月份正式落地,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理财收入。与此同时,随着金融行业去杠杆加强,同业理财规模大幅压降,除此之外,随着理财业务的净值化转型,银行理财收入由利差和手续费叠加转为单纯的手续费收入,导致理财收入出现下降。

  B 保本理财产品规模被压缩

  过去一年中,银行理财迎来了史上最严监管。

  去年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此前同类资管业务的监管规则和标准不一致,也存在部分业务发展不规范、监管套利、产品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规避金融监管等问题,资管新规主要目的在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统一同类资产管理产品监管标准、有效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引导社会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更好地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随后,在去年7月20日,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并进行说明,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并公开征求意见,证监会发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并公开征求意见。一行两会同时发文,针对资管新规部分内容进行修正,并出台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就过渡期内有关具体的操作性问题进行明确,以促进资管新规平稳实施。经过两个月的征求意见,9月28日,银保监会正式下发《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即“理财新规”)。按照理财新规要求,商业银行发行理财产品,不得宣传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

  尽管资管新规的过渡期被延长至2020年底,但不少银行早已开始了对于理财产品的调整,一些保本型理财产品开始退出市场。年报显示,过去一年中,部分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产品规模出现了逆势增长,而压降保本理财规模的趋势也可以从年报中看出端倪。

  2018年年报显示,过去一年,建行存续保本理财产品344只,存续金额为3417.79亿元,较上年减少126.57亿元。平安银行则是将保本理财“换血”为结构性存款和非保本理财,截至2018年末,该行保本理财产品余额为826.65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6.1%;同时,结构性存款余额为4335.62亿元,较上年末暴涨99.2%;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5377.8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3%。

  山西晚报记者走访市场也了解到,如今,市面上已经越来越难见到保本理财产品,与此同时,保本产品的收益也不断降低,越来越难以对投资者形成吸引力,以一家股份制银行推出的一款期限为91天,1万元起售的保本产品为例,该产品收益率仅为3.3%。来自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的监测数据显示,3月份,保本理财产品(保证收益类+保本浮动收益类)发行量占比首次跌破两成。

  C “净值型”理财产品现身市场

  过去一年中,各家银行在压缩保本理财产品规模的同时,纷纷推出了“净值型”理财产品。不过,山西晚报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与过去的保本理财产品明显不同的是,这些净值型理财产品没有明确的预期收益率,产品收益以净值的形式公布,类似于公募基金产品,其实更为准确、真实、及时地反映资产的价值,银行也不承诺收益,投资者根据产品实际的运作情况,享受收益或承担亏损。

  对于自身的产品转型,农行在公布年报时表示,2018年加快推动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净值型产品体系构建完善,净值型产品规模超过5000亿元;建行全年发行净值型产品192只,2018年末余额2996.24亿元,较上年新增2975.09亿元;邮储银行表示,其稳步推进产品净值化,2018年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由年初的不到1%提升至11.18%;交行同样在2018年的净值型理财产品日均规模较上年增加356.19亿元,净值型理财产品日均规模占表外理财比重较上年上升4.83个百分点至15.52%。此外,多家银行净值理财占比飞速上升,其中,浦发银行的净值理财产品规模突破4000亿元,占比提升至48.68%;中信银行个人净值型理财产品存量规模占比较上年末提升25.98%。

  市场对净值型理财产品的接受还在一个过渡阶段,对低风险产品的需求依旧强烈。在这个过程中,不少金融机构推出了保本理财的替代品,主要投资于银行存款。

  伴随着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推进,银行理财产品的呈现形式也悄然变化,按照理财新规“不得宣传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的要求,部分银行已经将“预期收益率”改为“业绩比较基准”,在银行业相关人士看来,在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背景下,投资者无法预知产品收益率,“业绩比较基准”指标可以作为投资者投资决策的参考依据,从投资者角度,设置业绩比较基准,是为了帮助投资者对净值型理财产品的收益情况形成大致判断,同时打破理财产品刚性兑付的固有印象。

  而除了上述变化,在新规要求下,银行理财子公司也正在逐渐成为未来各大银行理财业务的承接主体。

  去年12月2日,《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通过意见征求后正式向社会公开发布。随后,包括国有商业银行在内的20多家银行宣布成立理财子公司。截至目前,包括中行、农行、工行、建行、交行这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在内的理财子公司设立申请已经获得银保监会批准,其高层在业绩发布会上均表示,正在积极筹备之中,进展顺利。与此同时,第六大国有银行邮储银行也于去年12月7日对外发布公告,拟出资80亿元筹建理财子公司,除此之外多家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也纷纷摩拳擦掌,开始进行相关准备工作,以尽快跻身监管批准的理财子公司之列。